【市場要聞】川普X中國貨幣戰 比特幣生死關頭 幣坊財經
【市場要聞】川普X中國貨幣戰 比特幣生死關頭
本文作者Michael J. Casey於《CoinDesk Weekly》專欄,討論了當前全球令人不安金融形勢。這一切始於上週一,北京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1美元兌7.0元人民幣以下。

 

CREDIT: CHEYNE GATELEY/VARIETY

 

本文作者Michael J. Casey是CoinDesk諮詢委員會的主席,也是麻省理工學院數位貨幣計劃的區塊鏈研究高級顧問。這篇文章最初出現在《CoinDesk Weekly》。

 

全球經濟面臨11年來最大的危機

理論上,這應該是比特幣閃耀的時刻,證明自己是不受政治風險影響的不相關資產。最終,結果可能會證明。但是前方還有一條崎嶇的道路,無論是對比特幣使用者,還是非比特幣使用者。

 

讓我們深入了解一下,為什麼當前全球金融形勢如此令人不安。

 

背景

這一切都始於上週一,北京方面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1美元兌7.0元人民幣以下。

 

美國財政部幾乎立即表示,將採取罕見的作法,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理論上將為川普政府對中國實施懲罰性制裁提供法律依據。市場被貨幣戰爭幽靈嚇壞了,這是一個針對匯率貶值的報復性反循環,助長了貿易的破壞性無底洞。

 

現在,這種恐懼可能永遠不會消失。

 

週四,中國人民銀行透過購買更多人民幣以穩定其價值的過程,表明中國目前無意將人民幣作為貿易武器,減輕了投資者擔憂。

 

此外,美國的聲明毫無意義。根據美國財政部自己的定義,操縱意味著持續、片面地干預市場,以削弱本幣。但人民幣下跌是因為中國人民銀行(PBOC)方面暫時縮減了此前支持人民幣下跌的干預措施。

 

如果說真的有什麼,那就是中國在過去五年裡一直在做著與市場操縱相反的事情,對抗希望壓低人民幣的匯率市場,支撐人民幣。這都是為了重新調整國家經濟增長模式,使其不再依賴外國出口。

 

Image Credit: Evan El-Amin / Shutterstock.com

 

在此基礎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絕不會支持川普政府的觀點,即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如果美國單方面以此為由對中國實施報復,美國將輕易的遭受國際制裁。

 

漣漪效應

問題是,全球政治經濟環境無法讓政治家們理性行事。在西方主要國家退出九十年代的新自由主義規範時代,事實和多邊機構觀點不再那麼重要。因此,如果我們在不久的將來,如果看到匯率戰爭風險引發更加極端的市場動盪,請不要感到驚訝。

 

人民幣走弱意味著,所有其他與中國進行貿易的國家也處於不利地位。他們也會被迫壓低本幣匯率,象徵他們的貿易夥伴也會感到壓力。

 

擁有浮動匯率貨幣政策的國家都不會通過乾預或直接貶值來壓低本幣匯率;替代方案是降息措施,這將軟化對本國貨幣的需求,從而產生類似的效果。央行甚至不需要用貨幣來證明這種削減是合理的;他們只會注意到全球貿易戰正在破壞國內經濟前景。

 

紐西蘭、印度和泰國已經宣布降息以應對人民幣貶值。與此同時,債券市場表達了投資者最大的擔憂 : 1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現在幾乎低於3個月期國庫券的收益率,不祥地接近「反轉的殖利率曲線(Inverted Yield Curve)」,這一曲線預示著即將到來的衰退和美聯儲更弱的貨幣政策。

 

這種低利率環境正在侵蝕銀行成本。這就是瑞士聯合銀行(UBS)向大儲戶收取銀行存款費用的原因,這是一個激怒儲戶的負利率遊戲。

 

最可怕的還不是憤怒富裕儲戶的反抗,也不是「1997-98年亞洲金融危機」嚴重市場動蕩的重演,更不是2008-2009年更極端的損失。這是一場貨幣戰爭,而在這場戰爭中,美國是一個故意好戰的國家,這看起來更像20世紀30年代。

 

那時,金本位制(Gold Standard)和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結合在一起,刺激了全球貨幣貶值週期,延長並擴大了經濟大蕭條。隨之而來的國際緊張局勢煽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火焰。

 

當然,這不是20世紀30年代。我們有一個更加全球化的經濟市場,我們有網際網路。經濟學家和政治科學家經常爭辯說,這種更大的相互聯繫,將迫使人們、企業和政治家抵制經濟或其他方面的衝突。

 

但我們也知道,網際網路的互通,至少在目前的「網絡2.0」模式下,已經對過去支持全球化、支持自由貿易政策的政治機構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Google和Facebook的集中式數據挖掘算法創造了多巴胺成癮的群體思想家,與這些同溫層效應、虛假訊息機器人和「假新聞」一起削弱主流媒體。

 

「購買比特幣」的爭論 

不管你是否為它的滅亡歡呼,民族國家的自由主義願景正受到威脅,在一片混亂中。一方面,網際網路使新式跨國集團變得團結,超越了他們的國家利益。另一方面,激起了一些國家權力秩序捍衛者的強烈反對。

 

上周中國對香港的暴力鎮壓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抗議者拼命試圖壓制北京令人恐懼的數位監控。另一個例子是川普的軍國主義言論。

 

但現在討論的是80年前還沒有的東西:虛擬通貨

 

在20世紀30年代,那些擔心貨幣貶值、種族衝突或戰爭會摧毀他們福祉的人往往會把黃金作為避風港。黃金代表著一種古老的、被廣泛認可的價值儲備,其屬性,包括其供應量,不受動盪政府的影響。

 

但是現在,尋求對沖威脅的公民們多了一個數位選擇,一個更適合網際網路時代的選擇,一個反對銀行和大型網路公司集中控制和威權政府的重要堡壘。

 

另一種選擇是比特幣,它的數位屬性與黃金等「硬通貨」相似,很難開採、可證明稀缺、可互換和可轉讓。正如比特幣看漲者喜歡指出的那樣,即將到來的比特幣供應量減半,將使其庫存流量比(stock-to-flow ratio)高於黃金。(我想這應該算在內;不過,我認為這並不是現在購買的理由。)

 

為什麼是比特幣,而不是更新的、技術上更優越的替代貨幣?

因為,就像黃金作為安全避難所優於白銀一樣,比特幣擁有迄今為止最大的信徒群體,他們有能力保護持有者的財富免受政治入侵。正是這種共同信念賦予了比特幣力量,就算軟分叉也不能影響這一事實。

 

這就是目前購買比特幣的理由,不管你自己的信仰如何,現在有足夠多的人認為比特幣是防範全球金融體係政治經濟動蕩的最佳方式。

 

週一貨幣市場消息發布後,有助於推高比特幣的價格。現在將比特幣日常走勢與現實世界走勢聯繫起來,一直是很難的事。

 

更重要的是,最近幾個月比特幣並未拋售,因為其他現實世界資產面臨壓力,這一結果可能會抵消我一年前提出的一個論點,即全球金融市場恐慌首先會引發拋售,因為比特幣將被歸為廣泛的風險規避(risk aversion)。

 

或許,在2017年虛擬通貨狂熱期間買入比特幣的投機者離開,已經讓市場落入了一群更頑固的忠實比特幣持有者手中。

 

儘管如此,假設從這裡開始筆直向上的道路是愚蠢的。這種觀點面臨的一個主要風險是,監管機構會產生深遠的、全面的反彈,進入Coinmetrics.io的聯合創始人Nic Carter所說的「完全定罪(full criminalization)」階段

 

這種觀點,看到金融動盪帶來的投資外流,各國政府將擔心比特幣會導致資本外逃,因此尋求禁止比特幣,或者至少對交易所實施限制,使出入管道非常難以使用。

 

當然,全球監管反彈無法扼殺抵制審查的「金錢蜜獾(Honeybadger of money)」,這種情況確實為長期擁有比特幣提供了有力的理由。

 

但目前最好的預測是市場波動將繼續。

 

 

 

資料來源:

Coind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