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坊專欄 x 天遠律師事務所】坐困愁城的Libra (第二篇) - 傳統金融體系,確值當頭棒喝 幣坊財經
【幣坊專欄 x 天遠律師事務所】坐困愁城的Libra (第二篇) - 傳統金融體系,確值當頭棒喝
各國政府以法規嚴控貨幣、銀行、與證券業者,讓他們享有法規所給予的特殊地位,例如「大到不能倒」、「要倒政府必須救」等等的半官僚特權,自然改革也就停滯了,中小企業們的需要,也就自然忽被忽視了。本篇 坐困愁城的Libra,將深入探討傳統的金融體系。

 

本專欄文章由天遠律師事務所授權刊出

原文作者:劉立恩律師  共同作者: 謝侑均律師/葉家瑄律師

 

telegraph.co.uk

 

傳統金融體系,確值當頭棒喝

雖說各國都用了層層疊疊的法規在嚴控貨幣、銀行、與證券(目前大家都傾向於將由某個特定公司或組織發出來的cryptocurrency,比方說Libra,視同證券進行監理,因此純粹由演算法與眾人之挖礦所產生的比特幣就不在其內),但其中的業者也就因著這樣法規所給予的特殊地位,而享受了比方說「大到不能倒」、「要倒政府必須救」、「隨時都能上達天聽」等等的半官僚特權。受保護久了,改革自然就慢了、停滯了,普羅大眾中小企業的需要,也就自然忽視了。最需要錢來救命救急的法人與自然人都借不到錢,許多人連銀行的戶頭都用不起,再加上跨境或國內匯款這種從互聯網觀點看低科技到不行的服務,卻還是又貴又慢... 這些在全球都是常態。


關於銀行的惡劣事蹟,年輕一輩的朋友腦中會浮現的,是2008年美國因為毫無金融紀律之放貸以及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MBS,不動產抵押擔保債券)所交織引爆的全球金融海嘯。然而,真的只有這樣嗎?

 


這本有趣的小書,我15年前從Amazon買入,讀了三遍。它雖然是以80年代美國超過一千家的Savings & Loan儲貸機構(簡稱S&L。其組織模式與功能,有點類似台灣的信用合作社)的倒閉醜聞為主軸(1996年美國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審計總署估計,為了清理這些S&L,總共花掉納稅人美金一千三百億),但核心探討的議題,是檯面上金融家的濫權、自肥、以及與拿他們錢手短的政客間的同流合污。”Once the enormity of the problems became clear, politicians from both parties were eager to minimize the estimated costs of the thrift crisis as well as their own responsibility for creating the conditions that allowed the crisis to escalat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any of these politicians, the less the public knew, the better.”(當這個問題鉅大之程度已臻明確之後,兩黨的政客們就急於將此儲貸危機所導致之預估損害作最小化,再儘量撇清自己催生了此種危機不斷升高之環境的責任。這些政客的觀點是,公眾知道的愈少愈好)。書中也提到,金融危機週期性的反覆發生,幾乎已成歷史之必然,原因是肥貓銀行家們既然不必負真正的責任,當然在其任內就會儘可能地予取予求;最後萬一出了事,國庫(納稅人)的錢都會用來賠付了事,在這樣的免責溫室裡,不拼命圖利豈不是違背人性?


我們都希望這些金融惡棍,每個人都能被賞幾百個巴掌,再加上新加坡式的鞭刑,逼他們痛改前非,否則就把特權拔光。要說虛擬貨幣洗錢?坑殺消費者割韭菜?


1980年代的事不提,2008金融海嘯不提,接下來還有美國大到不能倒之一的Wells Fargo富國銀行在2011到2016年間,偽造了三百多萬個客戶根本沒有開立的存款與信用卡帳戶,來虛增自己的績效、訛詐客戶的手續費,那又怎麼說?台灣各大銀行的理專,從違法亂賣國外連動債到謊稱只賺不賠的人民幣TRF,給根本沒有能力瞭解其風險內容的老伯伯老媽媽與中小企業的董娘,導致千餘億元的損失又怎麼說?


道德上就算不期待,全球多數銀行也都還是拿幾十年前的技術在服務客戶,就像金融機構國際匯款都還是透過又慢又貴的SWIFT一樣,每秒能跑30萬公里的電訊,在銀行間繞來繞去要跑十幾個小時匯出的款項才能到收款行,這件事情就已經沒人聽得懂了;匯款解款兩邊都收手續費加起來要幾十塊美金,同樣也沒人聽得下去。


不僅互聯網沒對他們帶來本質性之改變,其商業模式更是對窮人不友善。


華爾街日報在2019年7月18日刊出的這篇社評 Cryptocurrency to the Rescue - Facebook’s Libra could help the poor who lost credit after Dodd-Frank(加密貨幣前來馳援:臉書的Libra或許可以幫得了因為Dodd-Frank法案而喪失債信的窮人)裡,也提到了因這2010年民主黨所主導的法律,連同本意在保護貧困的銀行存戶的Durbin修正案,把銀行在客戶刷Debit(金融簽帳)卡時所能收取的手續費訂出上限,結果銀行為了彌補這塊的損失,就藉著把每月平均最低存款額提高(否則要收「帳戶管理費」)的方式,減少免費支票存款的戶數;依賓州大學今年的調查,顯示其減少之幅度高達40%。再根據另一位大學教授之估計,低收入戶平均每年因此而需增加的支出,竟高達美金160元!這些窮人,在2008金融海嘯之後,是根本連信用卡都申請不到的,拿不到信用卡、又用不起金融簽帳卡,他們被迫只能到手續費高到等同剝削的「支票換現金」服務站,才能當下拿到現金度日。


一般市井小民能不痛恨嗎?


Libra在其白皮書中,提到 All over the world, people with less money pay more for financial services... When people are asked why they remain on the fringe of the existing financial system, those who remain “unbanked” point to not having sufficient funds, high and unpredictable fees, banks being too far away, and lacking the necessary documentation.(錢愈少的人,反而必須為了金融服務付出更多代價,全球皆然... 當人們被問到,他們為什麼會卡在既有的金融系統的邊緣外時,這些“unbanked”無法使用銀行服務的人把原因指向錢太少、各種費用過高還難以預測、銀行分行距自己太遠、以及無法補齊必要文件等等)。


這是事實。美國的銀行各種名目之收費,數十年來都極其惡劣;光只是從一台自動提款機(ATM是1968年發明的,迄今超過50年。散布在美國各地的那些機台多半極其老舊;台灣的ATM,起碼多數都已經在軟硬體上大幅更新,除分行外還部署到上萬家超商裡,提供更齊全便利的服務)裡跨行提款,手續費都動輒從二塊美金起跳,讓原已拮据度日的升斗小民倍感窘迫。


阮囊羞澀的年輕人不走進銀行、銀行為了坪效也只好不斷裁撤分行,都是大趨勢。即便如此,銀行有真心反省嗎?金融監理機構有好好督促他們改革嗎?既然這麼懶,那國家還保護他們幹什麼?


說的都對。偏偏,孰以代之?Fintech能力挽狂瀾嗎?Libra又是否為最佳解?


立意良善的產品,若是沒找到正確的市場進入路徑,一樣成功不了。光從Libra的宣言加上其操作設計,就不難看出它等同直接針對各國金融、證券及貨幣主權作出的公然挑戰。我們相信,它在推行時所將面臨各國法規卡關之強度與難度,將千萬倍於已經在許多國家和城市被宣布為違法並被科處高額罰鍰的Uber。我們更預測,Libra一輩子都走不出大多數國家的八陣圖。


「打不過他就加入他」?各國只要針對Libra的代銷或直營處依法禁止營業、再輕鬆打通電話叫全部的銀行與第三方金流服務商都不准承接其存匯業務,這場仗連打都還不必打就已經結束。什麼叫「打不過他」?

 

[待續]

 

 

延伸閱讀:

【幣坊專欄 x 天遠律師事務所】坐困愁城的Libra - 「法遵八陣圖」之初探 (第一篇)

資料來源:

天遠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