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區塊鏈社交平台應用:如何靠代幣回饋、隱私保護挑戰傳統社交巨頭 幣坊財經
淺談區塊鏈社交平台應用:如何靠代幣回饋、隱私保護挑戰傳統社交巨頭
多數區塊鏈社交以代幣作為激勵各方參與的手段,演變成維持平台使用者黏著度的重要功能。為落實平台激勵機制,這些代幣終將需要走上交易所,或綁定已上交易所的代幣組,對外證明其代幣變現的可能性和途徑

原作者:三三 區塊鏈Truth授權轉載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乏想要顛覆微信、 Facebook 等社交巨頭的創業者,區塊鏈行業更是如此。騰訊目前市值2.9兆人民幣, Facebook 目前市值3.6兆人民幣,社交產品的造富能力可見一斑。

最近兩年,隨著區塊鏈概念的火熱,不少創業者瞄準了社交、社群以及相近的媒體領域,希望能借區塊鏈之勢,在這個由社群大頭主導的世界裡分一杯羹,當然也有人把徹底顛覆它們當成創業的終極目標。

這些社交(含社群、媒體)項目,一方面對標傳統社交平台不公平的收益分配機制,主張把使用者生產內容帶來的商業價值返還給用戶,即透過引入區塊鏈金融機制,將收益按用戶活躍度等標準,以平台代幣的形式予以返還。另一方面對中心化社交平臺潛在的隱私保護問題,主張通過區塊鏈技術為加密傳輸,進一步推進社交的私密性和安全性。

前者的邏輯是:活躍度決定收益水準,使用者發佈內容、參與社群建設及發言、對其他內容點讚、轉發、評論、打賞或投票等行為,均可以用來被平台計算貢獻度或活躍度指標。平台將根據以上行為對每日產生的總收益按比例分配,並發放代幣給用戶。後者則注重加密傳輸,如利用區塊鏈加密技術,對使用者資訊、傳輸內容等進行加密處理。

雖然共同的夢想是重建社交秩序,但具體的專案特徵各異。單從數量而言,平台型社交媒體遠超即時通訊類;從細分領域看,各式各樣的專案幾乎覆蓋了社交相關的所有垂直領域。區塊鏈社交雖然喧囂,但目前還沒有看到讓人眼前一亮的落地應用。區塊鏈技術能否顛覆傳統社交,仍然還是個大大的問號。

近兩年間,圍繞區塊鏈媒體及社區的專案經歷了從單一的資訊、社群形態向綜合類社交生態轉型的過程。初代社區、資訊市場格局已定,頭部媒體漸顯;新一代區塊鏈社交媒體在落地上更偏重社交性,或精準鎖定某一垂直領域,或致力籌建全品類平台,均在激勵機制上加碼。

2016年,一款能「靠內容賺錢」的區塊鏈社交媒體—— Steemit 橫空出世。該項目由 BM (Daniel larimer,人稱 Bytemaster ,也是比特股、 EOS 創始人)發起,運營邏輯是社群每一條發文的實際價值,由用戶投票決定。具體言之,針對每則發文,用戶可自行使用平台代幣 STEEM 或資產(SP、SDB)投票,每筆投票的花費將被記錄在案並累計成為該貼的最終獎勵。

其變現邏輯是 SDB (Steem Dollars)可與美元1:1兌換; SDB 可單向轉換為平台基礎代幣 STEEM ,由它承擔社區內主要的流通作用。 STEEM 還可通過13周的鎖倉操作轉換為 SP(Steem Power)。用戶持有的 SP 越多,話語權越大,並可以在社區爭議投票時發揮實際作用。自治社區將選出21位見證人(Witness)負責治理,前20位按照持有 SP 的數額自動選出,最後一位則由20位見證人提名投票選出。 Steemit 開創了內容激勵和社區自治的新思路。此後每一個涉及「內容變現」的社交專案或多或少都有著它的影子。

7月一度甚囂塵上的「割韭菜」錄音裡,李笑來再三強調「建社群」的重要性。這也體現在他旗下硬幣資本的投資邏輯裡。近兩年間,李笑來和硬幣資本先後參投了 Steemit 、 ONO 、 QunQun 、 Candy.ONE 、 GSC 等項目,並有意帶動各個社群間互相孵化。

靠概念並不能顛覆微信和 Facebook ,區塊鏈社交專案找到自己的獨特定位和差異化玩法尤其重要。目前,這些項目的通用做法有以下3點:

1.廣告和推廣可透過平臺代幣「買賣」
區塊鏈社交的一大願景是「還財富於創作者、參與者」,由於社交的主要收入來源為流量及其潛在的廣告價值,因此如何分配好廣告收益成為關鍵一環。其思路有:一是平台為創作者與需求方(廣告商、活動方等)開闢公開的聯繫路徑,需求方可在平台上「報價」,創作者回應後擇優選用;二是需求方可繳納推廣費用後發帖,平台將這些收益換算成平台代幣,並按一定演算法分發給使用者,算作平台增值帶來的收益回報。

以 Steemit 「推廣」功能為例,某帖推廣費約用為151美元,發佈6天後,該帖可於13小時後領取價值約為0.22美元的賞金。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何種方式,平台代幣是流通環節的唯一資產。但限於實際條件,依然可能私下為廣告商與內容創作者建構約稿管道,並用法幣結算。若未私下以法幣結算,內容是否真能如預期一樣變成「錢」,根本取決於這些平台代幣的變現能力,以及實際收益能否根據協定內容,在區塊鏈技術的監督下返還至平台本身,而非流向別處。

2.投票兼具投資屬性
投票意為使用平台代幣進行打賞或投資,是優質內容「賺幣」的直接途徑。在多數專案中,優質內容可直接獲得其他使用者的投票(賞金或投資);文章曝光的優先順序依據其獲投的平台資產數量決定,也與用戶參與度相關。由於投票人的位址保密,平台僅顯示收益,如果「一篇文章想把自己投到頭條也是可以的」,扣除交易手續費後,用於打賞的平台幣能較大部分返還到打賞者手中。

3.社區可做流量入口提供宣傳、空投服務
如果說廣告、投票是盤活內容創作及參與的新玩法,那麼區塊鏈社交對傳統廣告、宣傳的影響則更直接。由於具備天然流量和入口的特性,社區平台往往成為項目初期孵化和宣傳的重要場所。

比如, Candy.ONE 社區的落地方向之一是在其社群中為專案方提供宣傳服務,必要時進行空投,並邀請項目方在直播群中宣講。為積聚流量、提升用戶深度參與, Candy.ONE 還對完成每日相關閱讀任務、邀請好友進社群等行為進行獎勵。

若將社交範圍擴大至社群服務和空投,相關服務和專案多如牛毛。值得玩味的是,一些區塊鏈社交的社群,如直播群、空投群,實則都是 Line 、微信群。這或許從側面印證了區塊鏈社交技術並未完全成熟、流量欠缺等問題。多數專案在社群、即時通訊、錢包交易等功能上存有欠缺。某些偏重社群但缺乏通訊工具,有的代幣未上交易所且換算複雜。

憑藉社交天然流量入口的屬性,比起內容變現和使用者激勵,區塊鏈社交在宣傳服務、流量變現及金融服務方面更具前景。在這片正待開掘的新大陸上,魚龍混雜,有重建不公平社交秩序的願景,也存在著一系列與「去中心化」相去甚遠的炒作。眼下,幣圈、鏈圈正值寒冬,區塊鏈社交項目也將迎來生死考驗,泡沫時期也是優勝劣汰的最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