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 之父吳忌寒的崛起:從加密產業投資人到礦霸之路 幣坊財經
BCH 之父吳忌寒的崛起:從加密產業投資人到礦霸之路
成立僅僅5年的比特大陸將登陸港股,比特大陸執行長吳忌寒和共同創辦人詹克團離百億富翁也僅一步之遙

原作者: 阿倫  區塊鏈Truth 授權轉載

吳忌寒,畢業於北京大學,擁有心理學和經濟學雙學位。目前擔任比特大陸執行長一職,是加密產業公認的比特幣佈道者。早在2011年就接觸到了比特幣,與長鋏等人一同創立了巴比特,之後創建了礦機晶片公司比特大陸。

比特大陸的業務涵蓋礦機、礦池、礦場、交易平臺,在幣圈有相當影響力。其中,旗下比特幣礦池蟻池(AntPool) 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礦池。該礦池占有業內20%的運算力,是比特幣世界的巨頭之一。2017年8月,比特大陸對比特幣做了分叉,比特幣現金 (BCH) 因而誕生。

礦機產業巨頭比特大陸的 Pre-IPO 融資將於近日完成,新進的投資方包括騰訊、 EDBI 、阿布達比投資局和加拿大養老基金等,金額近10億美元。

比特大陸將於8月30日向香港聯交所提交初次上市申請表,並於2018年底完成上市。上市後,比特大陸預期估值在300億美元以上。吳忌寒、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累計持股超過50%,按300億美元的上市估值計算,兩人身價高達150億美元,毫無疑問將連袂進入中國富豪榜前100名。

比特大陸成立於2013年初,因生產比特幣礦機聞名,據稱壟斷了比特幣挖礦市場超過70%的硬體和約20%的運算力。從2017年以來,隨著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產業的迅速發展,比特大陸年營業收入約25億美元,淨利潤超過11億美元。

不過,比特大陸上市背後,最引人注目的或許是比特幣的造富奇蹟。1986年出生的吳忌寒,白手起家、創業5年便成為百億富翁。在他之後,無數人湧入區塊鏈產業,希望成為下一個故事的主角。所有人都想知道:吳忌寒的成功秘訣是什麼?

2009年畢業的吳忌寒,從北京大學順利畢業,擁有經濟學和心理學雙學位的他,找了份普通的工作從基層做起。最初在一家風險投資機構做分析師,後來成為一名投資經理。做投資需要適應高強度的工作節奏、敏銳的商業嗅覺和務實的商業判斷。

在2011年時,吳忌寒開始接觸到比特幣,距離中本聰發明比特幣已經過去兩年多時間。同期關注到比特幣的人不在少數,但吳忌寒是個行動派。在大多數人對比特幣的價值遊移不定之時,他已經透過淘寶網和日本比特幣交易所Mt.Gox,買入了一部分比特幣。花費幾天時間研究比特幣的技術和理念後,吳忌寒認為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顛覆了他以前關於貨幣的所有認知。

吳忌寒曾說:「大家把比特幣描述成高風險的開源專案,比特幣被設想為虛擬資金,可以由任何人控制,這也就等同於無人控制,沒有中央銀行,更沒有政府負責,這樣的貨幣體系是可行的,它不必是政府支持的,它甚至不必與黃金達成兌換比率」。

當時不少人認為比特幣是個騙局,吳忌寒卻清空了自己的銀行帳戶,將所有資產押注在比特幣上。甚至向親朋好友募資,推銷比特幣。也是在2011年,吳忌寒和好友科幻作家長鋏以及老端一起創辦了比特幣資訊交流網站巴比特,開始向中國用戶「佈道」。

最廣為人知的是,他在2011年底把中本聰的比特幣創世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翻譯成了中文,這個版本後來流傳甚廣。兩年後,比特幣從20美元飆升至900美元,並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到2014年,比特幣行情大幅回落,吳忌寒清盤比特幣。

吳忌寒並不安於做個炒比特幣的人,他想要更有效率地獲取財富。按照中本聰的設計,為了維持網路內的穩定提供運算力,系統會對搶先記帳的人給予比特幣獎勵。隨著比特幣價格水漲船高,挖礦的人越來越多,人們已經不再滿足用 CPU 、 GPU 和可程式設計的 FPGA 礦機挖礦,而是希望能有專門為挖礦而生的高效率礦機。

2012年8月,被稱為「烤貓」的中蔣信予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製造 ASIC 礦機的計畫,並透過虛擬 IPO 項目線上籌款,按照0.1比特幣/股的價格,發行了16萬股,購買股票者可以分紅。

看到消息的吳忌寒買了15000股,幾乎拿出了自己的所有資產。他後來在採訪中表示:「我看了資料,投晶片第一筆成功的概率只有3成,我的錢只能投一次,不成功就傾家蕩產了。」

到2013年7月,烤貓公司開創的礦場,每個月都能挖出近4萬個比特幣,價值上千萬人民幣,而吳忌寒也因此身家大漲。投資烤貓可以說是試水,嘗到甜頭以後,吳忌寒徹底走上了挖礦之路。這一年,他辭掉了工作,花幾百萬預定 Avalon 礦機,但是對方跳票,這讓吳忌寒意識到,必須擁有自己的礦機,才能更快地抵達財富自由。一個非技術出身的年輕人,想要創辦一個技術型企業,吳忌寒知道自己必須找個技術專家。

此時詹克團就登場,畢業於清華大學。2013年吳忌寒計畫創立比特大陸時,給詹克團發了一封郵件,後者花了2個小時研究比特幣,意識到比特幣極具發展潛力,所以毫不猶豫決定加入。

坊間傳聞,當時吳忌寒和詹克團達成的協議是詹克團不領工資,而吳忌寒出資,如果實現了晶片的兩個關鍵性技術指標,整個技術團隊會因此拿到60%的股份。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比特大陸過去幾年的工商資料裡,詹克團一直都是最大股東。2016年底,比特大陸股東變更為單一境外公司之前,吳忌寒持股20.61%,詹克團持股54.9%。一直以來,不少外界的聲音認為:詹克團才是比特大陸真正的掌舵者,以及比特幣領域真正的首富。

在比特大陸成立後,詹克團用半年時間設計出了一款技藝超群的 ASIC 晶片,比特大陸的第一代螞蟻礦機順利上線。雖然在2014年比特幣大跌時公司遭受了比較嚴峻的挑戰,但比特大陸不斷推出的新礦機在市場上很受歡迎,拿下了70%的市占率,幾乎沒有對手。

據報導,比特大陸2017年營業收入約25億美元,淨利潤超過11億美元。2016 年、2017 年,比特大陸淨利潤分別為0.97億和11.8億美元。在比特幣行情大跌的背景下,2018年第一季度比特大陸淨利潤達到了10.6億美元。預計2018年全年淨利潤不低於22億美元。礦機等於印鈔機,財富源源不斷而來,吳忌寒成為了人們口中的「礦霸」。

吳忌寒在比特大陸主要負責市場、銷售、戰略投資和投資人關係。有人說,負責產品和技術的詹克團才是比特大陸走向成功的最大功臣。不過,吳忌寒很快就用他的權謀證明了自己的價值,他從此成就帝國,也從此背上駡名。

比特幣誕生之初,中本聰並沒有刻意限制每個比特幣區塊的大小,最大可以達到32MB。但由於早期幣價很低,有人惡意製造大量小額轉帳,使網路中有大量的待確認交易、造成擁堵,導致正常的比特幣轉帳不能被確認。於是,為了讓交易更順暢,早期礦工將比特幣的區塊大小暫定為1M。隨著比特幣越來越熱門,這個容量不夠用,塞車已成家常便飯,擴容成為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但是對於如何擴容,控制著大部分運算力的吳忌寒與一直為比特幣提供免費技術和維護服務的核心開發團隊發生了嚴重分歧。核心團隊希望保持1M的區塊大小不變,而在比特幣上層使用隔離見證、多搭一層閃電網路來解決擁堵問題,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建置高架橋來分流。而以吳忌寒則希望能擴大區塊大小,也就是直接把「馬路」建寬,從而從根本上解決擁堵問題。

如此也造成雙方互相指責,核心團隊批評吳忌寒的方案需要「硬分叉」,會導致系統混亂;吳忌寒批評核心團隊所主張的隔離見證並不具備去中心化的特徵。

2016年,雙方在香港和解,達成的方案綜合了雙方的主張,即隔離見證的同時,也把區塊容量擴大兩倍。但隨後核心團隊反悔了。2017年5月,吳忌寒在紐約又開了一次會,並把核心團隊拒之門外。憤怒的核心團隊提出了一個啟動用戶的軟分叉方案 UASF ,打算強制實施隔離見證軟分叉;吳忌寒毫不示弱,推出一個與之對立的 UAHF 硬分叉方案。

擁有極大權勢的吳忌寒發行了新比特幣現金,也稱 BCH 或 BCC 。理論上 BCH 和 BTC 一樣是個去中心化的貨幣系統,所有權屬於所有用戶,但控制著挖礦環節的比特大陸,無疑擁有更大的權勢和影響力。

在一個號稱去中心化的世界裡,吳忌寒建立起了自己的壟斷帝國。聽起來有點諷刺,但卻是事實。因為這次分叉,吳忌寒在比特幣世界徹底背上駡名。有人稱他為 「JIHAD」 (編按:意指恐怖分子),來源於他名字的拼音 「Jihan」 。在一些人眼中,吳忌寒是渾身散發著銅臭味的商人,正在扭曲原本去中心化的比特幣世界。

不論如何,吳忌寒在比特幣之外另建了一個自己的帝國,目前 BCH 的總市值高達137億美元,排在 BTC 、 ETH 、 XRP 之後,位居第四名。

資料顯示,2016年11月,比特大陸股東變更為單一境外公司之前,吳忌寒持股20.61%,詹克團持股54.9%。此後,比特大陸拿到了 IDG 、紅杉資本等知名機構的投資,但整體出讓股份較少。吳忌寒和詹克團的累計持股很可能超過50%,以整體300億美元的估值計算,這部分股份價值150億美元。這還不包括吳忌寒、詹克團持有的數位貨幣資產,以及他們在 BCH 上的影響力價值。

創業5年成為百億富翁,比特幣的造富速度令人驚奇。不過,對吳忌寒而言,前路漫長,比特大陸將要迎接的還有兩大挑戰。

第一個挑戰是挖礦業務前景不明。礦機研發和生產是比特大陸的主營業務,國內及國外礦機銷售收入達到比特大陸2017年銷售總收入的90%以上。比特大陸需要面對這些問題:公司營收單一、主營業務營收不穩定、利潤受幣價影響大。去年年底數位貨幣行情達到頂峰,今年年初迎來「熊市」,這對比特大陸的業績影響較大。未來,比特幣產量趨少、礦機競爭激烈,新興的區塊鏈公鏈普遍不再採用挖礦模式,比特大陸的主要營業務能走多遠是個問題。

第二個挑戰是 AI 戰略前景不明。為了分散主營業務風險,比特大陸布局 AI 晶片。2017年11月,比特大陸發布了全球首款自主研發的量產加速計算 AI 晶片(TPU)——Sophon BM1680。吳忌寒預計,未來5年內比特大陸40%的收入將來自 AI 晶片。和挖礦相比,人工智慧產業方興未艾。吳忌寒認為:「當未來 AI (生產力)、大數據(生產資料)、區塊鏈(生產關係)三者真正結合之時,會以更高倍的效率與速度推動文明走向更高等級。」不過,在 AI 晶片領域,比特大陸需要面對 Intel 、 Nvidia 甚至Google 等國際競爭對手。

從大學書生,走向虛擬貨幣巨擘的吳忌寒,崛起之路不乏爭議,面臨 AI 戰略不明、加密產業降溫之下,他要如何帶領比特大陸殺出重圍,著實令人感到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