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隨加密產業熱潮、 ICO 項目起舞,區塊鏈媒體應回歸專業,不為虎作倀 幣坊財經
不隨加密產業熱潮、 ICO 項目起舞,區塊鏈媒體應回歸專業,不為虎作倀
交易貨幣黑市猖獗,逼得中國政府大力管制區塊鏈自媒體,不禁讓人思考,若要協助區塊鏈產業走上正道,區塊鏈媒體應該扮演哪些角色?

原作者:賀樹龍  區塊鏈Truth授權轉載 

中國區塊鏈自媒體正在遭遇史上最嚴厲監管,從8月21日晚間開始,包括金色財經網、火幣資訊、幣世界快訊等十多家區塊鏈自媒體的微信公眾號被強制關閉。隔日8月22日下午,北京市向轄區各商場、辦公室、賓館等場所發出禁令,要求不得承辦任何虛擬幣推廣和宣傳活動。

而這只是本輪監管的開始。儘管中國發布 ICO 在內的代幣發行政策已經一年,地下黑市仍然猖獗,交易所、項目方、投資方、自媒體都是這個黑市的重要參與者,自媒體甚至會拿走一個專案整體預算的30%。

如今,線上、線下一起遭遇最強監管,區塊鏈自媒體們倘若再不改變思路、調整方向,後果可想而知。眼下,整個加密貨幣的總市值從巔峰時的8,000億美元跌到2,000億美金,跌幅高達75%。

正所謂「幣圈不死、鏈圈難立」,幣市走熊,「割韭菜」遊戲難以為繼,也正是區塊鏈產業發展的好時機。區塊鏈自媒體也是一樣,變局當前,優勝劣汰,真正創造價值、傳遞價值的自媒體會出頭。 

在暢談未來之前,我們先看看現狀。至今為止整個幣圈就是一個割韭菜遊戲。五花八門的項目方,胡拼亂湊一個白皮書,就開始到處融資。宣布某某加密貨幣私募機構(Crypto Fund)投資、請幣圈大老站台,以及花錢雇傭自媒體造勢,最終目的無非是上交易所。成功登錄交易所後,私募機構套利退出,項目方通過拉盤,低買高賣割韭菜賺錢。在這個遊戲裡,自媒體的作用無非就是為項目搖旗呐喊,並以此牟利,真正專注於區塊鏈科普和監督報導的媒體可謂鳳毛麟角。

專業、獨立、客觀,以事實為基礎,本來應該是一切媒體和自媒體存在的基石。但大部分幣圈媒體透過為專案發布,誇大或虛假的資訊賺快錢,甚至直接參與代投和炒幣,更有不少媒體成為交易所、投資機構、項目方的「輿論打手」。 

區塊鏈媒體要想合法合規、健康發展,就必須不再「為虎作倀」,重新審視自己的定位和特長,尋找並建立價值。

區塊鏈原本是網路業、創投的一個細分產業,可以借鏡傳統的報導方式,但幣圈太過特殊,發幣、炒幣在某些國家是違法的,媒體對於發幣項目和炒幣投資人的吹捧性報導不僅不道德,甚至可能同樣違法,此次被封停的十幾家自媒體就是最好的例證。幣圈媒體應該從此糾正方向,多報導產業事實、避免炒作項目或個人。

不容忽視的是,區塊鏈業產業的火熱是由炒幣而來,因此單純報導區塊鏈技術、理念和應用,必定沒有報導幣價資訊來的受關注,但這才是區塊鏈媒體本來該有的樣子,垂直細分產業的媒體,受眾面窄是常態。對於區塊鏈產業的報導,要特別注意鏈和幣的界限,有炒幣嫌疑的項目應該尤其慎重。知識教育和監督是兩大重點,一方面讓大眾瞭解區塊鏈、接納區塊鏈,另一方是揭露產業內違法、違規或不道德的現象。

使用者、內容、分發和變現,是一個媒體生態的四個核心組成部分,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堅守原則,同時擁抱創新?在遵循現有規則的同時,探索區塊鏈和媒體如何真正融合。

區塊鏈媒體追求的商業模式,應該和傳統媒體一樣,利用廣告、活動和服務變現還是最穩妥的方式。道理並不複雜,但能正確做事的人並不多。

現有的區塊鏈媒體生態問題重重,版權的保護和資訊的流通,將是區塊鏈改變媒體產業的兩個重點。

因為版權保護不到位,真正產生內容、創造價值的人並沒有得到合理回報,未來若能借助區塊鏈技術,媒體平台開放內容庫,自動檢測和發現侵權行為,並聯合協力廠商,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維權服務,版權問題就有可能解決。

一旦版權得到保護,流通就有了可能,「個人主編」將順勢崛起,購買內容、組織內容、服務自己的使用者群,一個真正去中心化的內容生態將會出現。

當然,這樣的生態並非一蹴可幾。但區塊鏈媒體們,作為這一前沿技術的推動者,理應思考更多、行動更多,為早日抵達理想之地做出自己的貢獻。堅守底線和理想,在這個蠻荒的產字裡,尤其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