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通膨失控,大發石油幣、大漲基本薪資也難挽經濟頹勢 幣坊財經
委內瑞拉通膨失控,大發石油幣、大漲基本薪資也難挽經濟頹勢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宣稱有辦法讓委國經濟復甦,隨後實施一系列貨幣政策,像是發行「主權玻利瓦」和石油幣。這些政策雖引人注目,但外界普遍認為石油幣是對委內瑞拉人民的二次掠奪,無法改善該國已經崩潰的經濟

原作者:墨菲  本文獲區塊鏈Truth授權轉載

相關新聞連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18年,委內瑞拉通貨膨脹率將達到1,000,000%。這個水準相當於一戰後的德國,以及2008年的辛巴威

今年6月,蓋洛普(Gallup)發布了《2018全球法律和秩序報告》,委內瑞拉連續兩年被評為世界上生活最危險的國家,甚至超過阿富汗、蘇丹這些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

除了危險程度,委內瑞拉的痛苦指數排行榜也「名列前茅」,該指數以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為基準計算。自2015年起,委內瑞拉已經連續四年登頂「全球痛苦指數」排行榜,且遠遠高於第二名的波士尼亞。

如此慘況,讓人難以相信該國過去除了拉丁美洲最富裕國家外,也曾是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家。未經歷戰亂、極端自然災害,卻依然猝不及防地被崩潰的經濟體系拖入深淵。曾經為「選美工廠」的委內瑞拉,如今千瘡百孔。

 

 

陷入深淵的委內瑞拉,也造成鄰近國家的負擔與衝突

「滾回委內瑞拉!」十幾個憤怒的巴西人衝入臨時難民營,現場一片混亂。除了嘶吼聲、哭喊聲、尖叫聲,還有人群慌亂的跑步聲,帳篷燃燒的聲音,更有零星的恐怖的槍聲。

聯合國稱,截至本年中,委內瑞拉已有約230萬人選擇出國逃難,占人口7%之多。在巴西,與委內瑞拉相鄰的羅賴馬州,已收容了5萬多名委內瑞拉經濟難民,相當於該州一成人口。如今,平均每日依然有近500名委內瑞拉人進入羅賴馬州,收容中心已經爆滿,難民扛著包裹,流落街頭,和當地居民時有衝突。

「他們(當地居民)不希望委內瑞拉人進入帕卡賴馬,並要求加強邊境管理」,有報導稱,有1,000名巴西居民參加抗議,在巴委兩國交界處焚燒車胎,阻擋難民再次入內。滾滾濃煙的另一邊,是委內瑞拉難民和他們千瘡百孔的國家。

 

「嚴重衰退、通脹失控、日用品奇缺、社會動盪」,崩潰的經濟,將委內瑞拉拖入深淵

委內瑞拉大部分城市24小時停電,一個月僅能供應一次自來水。80%以上的藥品和醫療用品處於緊缺狀態,醫院髒亂得像垃圾場。而真正的垃圾場,是饑餓的市民覓食的地方,「我正在尋找,能找到食物的管道。」

紀錄片中的委內瑞拉居民眼神空洞麻木,超市商場的貨架空空蕩蕩,垃圾箱的殘羹、鴿子、野貓成為居民的「食物」。2017年委內瑞拉人平均體重下降了11公斤。饑餓帶來暴力犯罪,為一塊麵包殺人也非新鮮事。據2015年統計,每10萬名委內瑞拉人中,有90個人死於謀殺。

 

過度依賴石油、過度優渥的社福制度及美國經濟制裁,讓委國經濟雪上加霜

而崩潰的源頭,源於委內瑞拉前任總統查維茲推出高福利政策,不僅如此,過於仰賴石油以及美國經濟制裁,讓該國經濟更是一蹶不振。

面對惡劣的經濟,該國發布了三大貨幣政策。在這一系列新措施中,以數位貨幣「石油幣」Petro(PTR)為基礎,推動經濟改革。首先是發行數位貨幣「石油幣」Petro(PTR),作為委內瑞拉官方和國際記帳單位。第二項政策是發行新貨幣「主權玻利瓦」,取代舊貨幣「強勢玻利瓦」,新舊兌換為1比10萬。最後則是開放石油幣兌換主權玻利瓦,1個石油幣約價值60美元,可以兌換3,600元主玻利瓦。

「相信我。」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表示:「我希望國家經濟復甦,而我有辦法。」除了新貨幣政策,馬杜洛還宣布了其他政策,像是提高企業稅率,取消國內汽油的高額政府補貼,還讓最低工資一次上調3,500%。

 

新貨幣政策讓遙遙欲墜的經濟變得更加脆弱

儘管馬杜洛已經搬出各種政策,卻也無法改變國家往崩潰的趨勢發展。光是新貨幣政策,讓國內貨幣瞬間貶值超過9成。該國發行的1個石油幣,可以兌換3,600元主權玻利瓦,也就是3.6億「強勢玻利瓦」。1個石油幣又等於60美元,這意味著新的匯率為1美元兌600萬強勢玻利瓦,與黑市匯率相當。但與目前官方1美元兌24.8萬強勢玻利瓦匯率相比,貶值了96%。一名叫Maigualida Oronoz的護士就表示:「我們都是百萬富翁,但我們都很窮。」

 

其次,所謂最低工資一次性上調3,500%,也只是從每月1美元,變為每月35美元,無法改善委內瑞拉畸形通貨膨脹。現在當地一塊肥皂要價350萬玻利瓦,一小包大米則高達250萬玻利瓦。即便有經濟學家批判馬杜洛的政策,但並未改變該國實施馬杜洛訂定的經濟計畫。

 

石油幣和一系列新政,並沒有挽救委內瑞拉,反而讓市場變得更加混亂

再者,即便發行石油幣,外界也不看好該貨幣的穩定性。委國發行的 Petro 幣與一桶原油價格相等,發行總量有1億枚,其中38.4%預售,44%公開發售,17.6%分配給委內瑞拉聯邦監管機構和相關活動監督。

Petro 錨定的是石油資產,由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 Petroleo De Venezuela S.A. (簡稱:PDVSA),這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國有企業,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石油公司。

曾經非常輝煌的 PDVSA 在2002年前,在國際大型石油公司評比上一直位居前四位。但隨著委內瑞拉經濟崩盤, PDVSA 的石油價格和產量都隨之下降,這也意味著「石油幣」的錨定資產相當不穩定。

經濟學家批評,該國嚴格的貨幣管控、拙劣的國有化以及超發貨幣,才是導致經濟危機的根本原因。而該國發行的石油幣,也被委內瑞拉國民議會議員豪爾赫米批評:「這不是加密貨幣,而委內瑞拉的石油期貨,為腐敗量身訂製。」

「石油幣並非對沖風險的好辦法。」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Lars Peter Hansen 也表示:「如果一個國家不能穩定自己的主權貨幣,那麼它也不能保證可以穩定自己發行的數位貨幣。鏈下可以濫發法幣,鏈上一樣可以濫發數位貨幣。」

信用破產的委內瑞拉政府,即便發行數位貨幣也不受外界信任

不僅如此,今年3月,美國總統川普也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金融交易涉及委內瑞拉新數位貨幣石油幣。「石油幣似乎是委內瑞拉政府信貸的延伸,恐讓美國人面臨法律風險。該幣是支持馬杜洛政權的新嘗試,同時進一步掠奪了委內瑞拉人民的資源。」美國財政部發言人表示。

雖石油幣是官方發行的數位貨幣,背後是國家政府的信用。但委內瑞拉的政府信用,現在已經是負數。面對政府推出的石油幣,委內瑞拉民眾的接受度甚至遠低於比特幣。在貨幣交易所 Localbitcoins 上,來自委內瑞拉的用戶,已經創下了單週比特幣兌法定貨幣的交易額記錄。馬杜洛政府所端出的政策,再也無法取信於委國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