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成敗優劣,只是理念選擇:剖析區塊鏈分歧背後的核心價值之爭 幣坊財經
無關成敗優劣,只是理念選擇:剖析區塊鏈分歧背後的核心價值之爭
不論單一幣種分岔,或是不同幣種之間都時有競爭、分裂。而造成這些分歧背後的核心價值之爭,相當耐人尋味

原作者:五火球教主  本文獲白話區塊鏈授權轉載(ID:hellobtc)

這個世界上,有著很多的理念之爭。許多理念,往往爭不出高下,常常是看似矛盾,卻又和諧地共存著。經過時間考驗,最後才分出勝負。

政治上,有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爭;在以美國為代表的資本主義內部,又有著左派右派之爭。

經濟上,海耶克和凱因斯,則是一對歡喜冤家。

足球界,荷蘭的全攻全守與義大利的防守反擊,是完全不一樣的戰術體系,卻都拿過很好的成績。

科技界,提倡開源的Android與看似封閉的Apple,擁有各自無數死忠粉絲。

不只政治、經濟,區塊鏈產業亦然。相信在許多年後,回顧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史,其中必定有許多理念之爭,會在我們的記憶中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

今天就來盤點,將來可能會被載入區塊鏈行業史書的「偉大爭鬥」。

一、BTC  VS  BCH
中國有句老話,叫做「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還有句老話,叫做「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本身。」

BCH 誕生的原因和歷史背景,相信每個區塊鏈行業的老人都不陌生。隨著比特幣被廣泛接受,比特幣(BTC)的交易數量越來越多,交易速度變得越發緩慢,且交易費用變得更加昂貴。社群成員一直討論解決方案,有人提議把區塊擴充到2M、20M,有人提議用隔離見證、閃電網路等解決方案。

2016年2月,「香港共識」實施閃電網路及隔離見證,並把區塊大小提高到2M,慘遭流產。

2017年5月,「紐約共識」先啟動 Segwit2x ,之後在6個月內將區塊擴大到2M,同樣是早早夭折。

2017 年7月17日,比特大陸投資的 ViaBTC 宣布分岔比特幣,將區塊大小擴容到了8M,並將新幣種命名為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

追根究柢, BTC 與 BCH 之爭,無非「誰才是真正的比特幣」之爭。隨著時間的流逝和發展,大家對 BTC 的想法,逐漸往具有儲備價值的電子黃金的共識發展。

而 BCH 要做的,似乎更貼近比特幣白皮書的標題:《比特幣,一個點對點電子現金系統》。換句話說, BTC 和 BCH 爭的也可以說是「不忘初心」跟「與時俱進」。

這兩種哲學理念,你支持哪一個?

有件事你一定要知道,「澳本聰」即那個號稱自己是中本聰的澳大利亞人Craig Steven Wright,聲稱自己的110萬枚比特幣被鎖定到2020年,而眾所周知,他現在是站在 BCH 一邊。如果2020年他證明了自己真的是中本聰,那麼這110萬枚比特幣有很大機率會被他砸盤拋售,並換成BCH。反之則說明他是個騙子。

  二、ETH  VS  ETC
「程式碼即法律(Code is law)」是區塊鏈Geek的基本信仰,是多中心化的標籤。說得誇張一點,我們可以把這句話看做是區塊鏈的基本公理。

然而,第一個違背這句話的區塊鏈項目,卻是當前區塊鏈業界領袖素有 V 神之稱 Vitalik Buterin 所創建,與比特幣齊名的乙太坊。

2016年6月,乙太坊上最熱的群眾募資項目 DAO 的智慧合約漏洞被駭客利用,盜走了價值5,000萬美元的乙太幣。這些數量已經超過了當時乙太流通量的一半,如果乙太坊社群坐視不管,任由這些被竊的貨幣在市場上被駭客銷售套利,對於剛剛成立不久的乙太坊來說,必然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於是,乙太坊社群投票表決,多數人同意將區塊回溯到駭客轉走幣之前,進行硬分岔,以奪回被盜走的幣。但是社群內也存在著反對意見,有人認為區塊鏈不可更改,因為「Code is law」,即便有錯也要接受。甚至有人已經低價買到駭客盜走的幣,不願意讓自己手裡的幣變得一文不值。

就這樣,乙太坊最終分岔成兩條鏈,一條為原鏈(ETC),一條為新的分岔鏈(ETH)。它們各自代表了不同的社群共識以及價值觀。其中的原鏈(ETC)的支持者,大多信奉「Code is law」。

ETH 與 ETC 之爭,其實也可以歸納為,究竟程序正義與實質正義相比,何者更重要?

  三、ETH  VS  EOS
ETH與EOS之爭,相信無論是區塊鏈世界的新手還是行業老手,都太熟悉了,所以不在此過多贅述。兩者之爭,可以視為「弱中心化與強中心化之爭」或是「鏈下治理與鏈上治理之爭」。

事實上,拿區塊鏈大神 Daniel Larimer (素稱BM)的話,形容兩者之爭更為貼切。因為 ETH 和 EOS 之爭,追究本質,也可以看做是「V 神與 BM 之爭」。

俗話說:「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在 V 神與 BM 身上,則更多是「君子和而不同。」這兩個人,不禁讓人想到海耶克與凱因斯;喬丹與魔術強森;喬治‧華盛頓與湯瑪斯‧傑弗遜。

BM: 「我畢生的使命都是建立在尋找加密經濟的解決方案之上,以保障所有個體的生命、自由、財產和個體。本質上,我和 Vitalik 都在爭取達到相同的終極目標:貪污腐敗最小化以及民主自由最大化的社會。我們之間最重要的區別是我們的基本假設不同。

我的工作基於三個不容置疑的前提:

• 絕大多數人有良好意圖;

• 你無法舉出反證;

• 不存在封閉的經濟體系。

Vitalik 致力於尋找一種加密經濟的黑盒子,它假設你不能依靠股權(財閥政治)或個人(民主政治)來投票。這個黑盒子需要分發糖果來獎勵良好的輸入(行為),並且施以電擊來懲罰不好的輸入(行為)。這個前提就是說如果我們只把正確的演算法放入盒子,人就可以脫離富人的規則。Vitalik 正在探索Dues ex Machina(來自機器的上帝)的預言,以拯救人類免受自身的不幸腐化。

我從另一方面著手,想要創造一種工具供競爭團隊之間使用,這些團隊成員至少有2/3是誠實可信的。我相信人性本善。讓我們來關注真實情況。團隊在成長過程中維持誠信的效率越高,團隊的成長規模就越大;而腐敗越嚴重,團隊便消亡的越快。在自由市場中創造工具去競爭確保了開放經濟體系的真實性,這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基礎。」

俗話說:「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在 V 神與 BM 身上,則更多是「君子和而不同」。

  四、BCH  VS  BCH,EOS  VS  EOS
是的,你沒看錯,就是BCH VS BCH, EOS VS EOS。

先來說說BCH VS BCH吧。 BCH 社群的意見領袖 CSW(前文提到的澳本聰),最近提出 Bitcoin SV 要將比特現金協議恢復到0.1版本,並且用協議鎖死換取穩定性,同時將區塊直接擴容到128M。

換句話說,他認為 BCH 就是比特幣,必須嚴格遵循中本聰白皮書的定義,恢復比特幣最初的樣子,鎖死底層協定,只允許做鏈上擴容方面的升級,並且一步到位,直接往128M超大區塊發展。

而另一派,以比特大陸執行長吳忌寒為代表的 Bitcoin ABC ,顯然不買單CSW的做法,認為底層協定可以不斷創新,當前32M的區塊也足夠用,將來需要的時候再擴容也來得及。要是真的分岔了,不禁讓人想到基督教與天主教。

另一方面,談到 EOS 內部的分裂,當 EOS 在主網上線時,就已經分岔了。目前大家熟知的 EOS 主網,可以叫做 EMLG(EOS Mainnet Launch Group),是 EOS 加拿大節點在老貓團隊的投票幫助下順利啟動。還有一個根據 EOSIO 代碼啟動了自家主網的超級節點,稱作 EOS 原力。

EMLG 與 EOS 原力主要分歧如下:

•  EMLG 有21個超級節點, EOS 原力則是是23個
•  EMLG 採用一票三十投的規則,EOS原力採用一票一投的規則
•  EMLG 取消了原先設計的投票分紅原則, EOS 原力保留了這個原則
•  EMLG 有超級許可權的核心仲裁, EOS 原力沒有
•  EMLG 採用資源抵押模式, EOS 原力則採用了手續費模式。

除了上述四點,在你眼裡,還有哪些讓你刻骨銘心,或是念念不忘的區塊鏈理念之爭呢?